27.06.2018

分析师报告的价值

臧蕴智 | LEHAVY, Reuven | 黄昊 | 郑嵘

一家公司披露重要的公司信息之後,分析师们通常会及时地对所披露的内容发布追踪报告。一项新的研究已经证实,这些报告对投资者而言具有重要的作用,因为它们对公司管理人员的声明进行解释、丰富和确认。

由黄昊,Reuven Lehavy,臧蕴智和郑嵘所做的这项研究,使用了一种算法模型来分析讨论的语言和主题,这些讨论与公司电话会议谈话中的季度收入,以及分析师对这些通话内容做出的报告相关,之后分析师们会对投资者的回应进行观察。他们的数据集包括标准普尔500强公司从2003年至2012年的17,750次电话会议和159,210份有关这些电话会议的分析报告。

作者发现,分析师扮演了投资者高度重视的两个关键角色。一方面,他们是信息发现的代理人,通过私人研究,例如与公司高层和中层管理人员的私人互动,收集了与这家公司相关的信息,整理来自同行公司,政府和其他来源的信息,并且参观公司商店和仓库以对其供应链和客户进行调查

另一方面,分析师通过对管理人员的模糊或不确定的声明进行解释,发挥信息解读的作用,强调他们认为重要的观点,并对声明进行评估。这些都可以降低投资者处理信息的成本。

“我们发现,在分析师报告中,平均而言,31%的内容是关于管理人员声明中很少或根本没有提及的特定话题,69%的内容讨论会议主题本身。这表明分析师的信息发现和信息解读角色都很重要,”作者说。

尽管人们发现投资者对分析报告做出了积极回应,然而在不同的情形当中,投资者对分析师的不同作用重视程度不同。如果管理人员受利益驱动而不公布与公司价值相关的信息,比如企业专有成本更高,或者面临更高的诉讼风险,公司的业绩表现糟糕,投资者就会更加重视分析师的信息发现角色。

如果电话会议包含大量不确定或者定性的声明,以及没有谈到坏消息时,投资者对分析师信息解读的作用响应更加强烈。

“我们还发现,在报告中分析师对电话会议主题进行解读的那69%的讨论中,其中23%的内容没有使用与电话会议中管理人员声明的不同词汇 ,换句话说,分析人员有时只是对管理人员的声明进行了简单确认。

“有趣的是,投资者重视这种确认,尽管重视程度不及信息发现或分析师用自己的话做出的信息解读。这与分析师为话题的相关性和管理者声明的可信度提供价值确认的想法不谋而合,“作者说。

“总而言之,我们的研究表明,分析师通过发现企业披露之外的信息,并对企业披露的信息进行澄清和确认来发挥信息中介的作用。”

臧蕴智

Associate Professor
Accounting

黄昊

Associate Dean (UG Programs), Associate Professor
Accounting

郑嵘

Associate Professor
Information Systems, Business Statistics & Operations Manag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