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学院故事

24.05.2019

创建迎难而上的香港

行政会议(香港最高决策机构)非官守议员召集人陈智思分析香港需要如何装备及部署,才能令社会各阶层迎接未来新的就业环境。

「我们的公立学校在某些方面相当传统保守。他们教授基本技能很称职,但我们需要的是更多样化的课程和教学方法。」

陈智思不仅是商人和香港行政会议非官守议员召集人,也是香港社会服务联会(代表多个社福机构的组织)的主席。在数码技术仍未推动经济变革前,陈智思已深切关注弱势社群的困境及香港社会所缺乏的凝聚力。他在公共服务中发挥积极角色,反映了他对福利、生活质素和教育这三个社会政策领域的关心。

香港的应变能力

 

陈智思认为,对于本地企业、员工和政策制订者来说,要适应自动化及数码产品和服务涌现的新环境将会是一项挑战,但这挑战是可以克服的。

他指出:「随着中国开放,香港人过去数十年透过提供中介和市场买卖活动服务赚取不少「快钱」,某些行业因满足于现状,可能未为创新或新竞争带来的变化做好准备。」

他认为,政府虽然肩负鼓励新技术开发和应用的责任,但却要更积极解决香港太安于现状的问题,他以既得利益者较抗拒新竞争为例。

他认为,目前失业率低于3%,香港不太可能在短期内面临重大失业危机。「然而,人工智能、机械人技术等对劳工市场的影响仍存在极大争议。一旦确实科技发展导致香港出现失业问题,社会大众自然期望政府采取行动。」

就业前景

陈智思表示,本港整体就业前景明朗:「越来越多工作需要运用数码和自动化工具;大湾区的发展将令工作地区变得更有弹性;对退休年龄和雇用长者的态度将更宽松。」

陈智思自2008年起担任香港36名全国人大代表之一,让他更深入明白中央致力让香港更紧密地融入大湾区经济所带来的正面影响。

「理论上,减少大湾区的多个屏障应可显著提高生产力和效率。参考纽约市周边地区(纽约州、新泽西州和康涅狄格州)如何形成紧密相连的区域经济就清楚明白个中的价值。」

陈智思承认政治和文化的差异仍会存在,但期望某些行业(如技术产业)有更多跨境合作的机会。

迎接未来

虽然陈智思不确定新经济究竟需要哪些具体技能,但他认同无论如何,科学、技术、工程及数学 (STEM) 学科的知识及创新思维都是非常重要的。

他认为,改善本地教育体系可更有效地培养这些技能,亦有助收窄香港的贫富差距,否则随着传统就业模式改变,这个差距将会扩大。

「我们的公立学校在某些方面相当传统保守。他们教授基本技能很称职,但也许我们需要更多样化的课程和教学方法。」

陈智思指,私立国际学校很受一批有负担能力的父母欢迎,本地公立学校又可否提供类似的学习体验?「我们还需了解如何才能提升职业先修和成人教育机会,这些机会应以新经济还是旧经济为基础呢?」

至于人口问题,他认为协助长者继续就业不仅可改善他们的健康,令他们更快乐,更有利于整体经济。

「我们应以更灵活的态度对待人口老化和退休问题。如60或70多岁的长者仍处于活跃状态,并愿意工作,社会应给予支持。」

他称,人口老化问题最明显的解决方法是延长工作生涯。鼓励雇主挽留年长员工(无论是兼职抑或担任导师)。此外,由于积极生活有利身心健康,长者亦应透过义工或其他活动等方式贡献社会。


然而,陈智思认为,香港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变为一个更适合生活和工作的城市。如果香港希望吸纳未来经济发展所需的海外人才,这个转变是必要的。

「我们拥有完善的基础设施、优良的企业、廉洁的政府、健全的法律体系及低税制,但生活质素方面却有落后之虞。」

他说,空间不足并非资源问题。「一直以来,香港都以商业为主,相关的政策制订和整体社会都倚重商业发展,但从最近的规划和福利政策上,你可以看到这情况正在转变中,而且正循序渐进地转变。」

陈智思

  •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香港代表
  • 香港行政会议非官守议员召集人
  • 香港社会服务联会主席
  • 亚洲金融集团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