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學院故事

24.05.2019

創建迎難而上的香港

行政會議(香港最高決策機構)非官守議員召集人陳智思分析香港需要如何裝備及部署,才能令社會各階層迎接未來新的就業環境。

「我們的公立學校在某些方面相當傳統保守。他們教授基本技能很稱職,但我們需要的是更多樣化的課程和教學方法。」

陳智思不僅是商人和香港行政會議非官守議員召集人,也是香港社會服務聯會(代表多個社福機構的組織)的主席。在數碼技術仍未推動經濟變革前,陳智思已深切關注弱勢社群的困境及香港社會所缺乏的凝聚力。他在公共服務中發揮積極角色,反映了他對福利、生活質素和教育這三個社會政策領域的關心。

香港的應變能力

陳智思認為,對於本地企業、員工和政策制訂者來說,要適應自動化及數碼產品和服務湧現的新環境將會是一項挑戰,但這挑戰是可以克服的。

他指出:「隨著中國開放,香港人過去數十年透過提供中介和市場買賣活動服務賺取不少「快錢」,某些行業因滿足於現狀,可能未為創新或新競爭帶來的變化做好準備。」

他認爲,政府雖然肩負鼓勵新技術開發和應用的責任,但卻要更積極解決香港太安於現狀的問題,他以既得利益者較抗拒新競爭為例。

他認為,目前失業率低於3%,香港不太可能在短期內面臨重大失業危機。「然而,人工智能、機械人技術等對勞工市場的影響仍存在極大爭議。一旦確實科技發展導致香港出現失業問題,社會大衆自然期望政府採取行動。」

就業前景

陳智思表示,本港整體就業前景明朗:「越來越多工作需要運用數碼和自動化工具;大灣區的發展將令工作地區變得更有彈性;對退休年齡和僱用長者的態度將更寬鬆。」

陳智思自2008年起擔任香港36名全國人大代表之一,讓他更深入明白中央致力讓香港更緊密地融入大灣區經濟所帶來的正面影響。

「理論上,減少大灣區的多個屏障應可顯著提高生產力和效率。參考紐約市周邊地區(紐約州、新澤西州和康涅狄格州)如何形成緊密相連的區域經濟就清楚明白箇中的價值。」

陳智思承認政治和文化的差異仍會存在,但期望某些行業(如技術產業)有更多跨境合作的機會。

迎接未來

雖然陳智思不確定新經濟究竟需要哪些具體技能,但他認同無論如何,科學、技術、工程及數學 (STEM) 學科的知識及創新思維都是非常重要的。

他認為,改善本地教育體系可更有效地培養這些技能,亦有助收窄香港的貧富差距,否則隨著傳統就業模式改變,這個差距將會擴大。

「我們的公立學校在某些方面相當傳統保守。他們教授基本技能很稱職,但也許我們需要更多樣化的課程和教學方法。」

陳智思指,私立國際學校很受一批有負擔能力的父母歡迎,本地公立學校又可否提供類似的學習體驗?「我們還需了解如何才能提升職業先修和成人教育機會,這些機會應以新經濟還是舊經濟為基礎呢?」

至於人口問題,他認為協助長者繼續就業不僅可改善他們的健康,令他們更快樂,更有利於整體經濟。

「我們應以更靈活的態度對待人口老化和退休問題。如60或70多歲的長者仍處於活躍狀態,並願意工作,社會應給予支持。」

他稱,人口老化問題最明顯的解決方法是延長工作生涯。鼓勵僱主挽留年長員工(無論是兼職抑或擔任導師)。此外,由於積極生活有利身心健康,長者亦應透過義工或其他活動等方式貢獻社會。

然而,陳智思認為,香港最大的挑戰是如何變為一個更適合生活和工作的城市。如果香港希望吸納未來經濟發展所需的海外人才,這個轉變是必要的。

「我們擁有完善的基礎設施、優良的企業、廉潔的政府、健全的法律體系及低稅制,但生活質素方面卻有落後之虞。」

他說,空間不足並非資源問題。「一直以來,香港都以商業為主,相關的政策制訂和整體社會都倚重商業發展,但從最近的規劃和福利政策上,你可以看到這情況正在轉變中,而且正循序漸進地轉變。」

 

陳智思

  •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香港代表
  • 香港行政會議非官守員召集人
  •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主席
  • 亞洲金融集團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