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5.2015

不良貸款問題:壞行為常態化

在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不良貸款都是一個普遍問題。最突出的例子源於中國。1999年,中國國有銀行的不良貸款占總貸款額的35%。解決這類問題的最佳方式是什麼?

常規的做法是關注債權人在信貸風險評估和執行上的不足。但是李家濤和吳嘉雯認為,這忽略了一個極為重要的因素:債務人的社會身份認同(social identity)。

當不良貸款普遍存在時,欠債不還就有可能被認為是可接受的行為,是經商的常態,即不良貸款的常態化 (normalization) 。作者著手證明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中國就是這種情況,還確定了一種可抵禦這種不良風氣的身份認同,並指明了減少不良貸款常態化的途徑。

作者說:“不良貸款阻礙經濟增長,增加金融危機的風險,但是前人建議的補救措施並未考慮與欠債不還相關的制度邏輯(institutional logic)。中國的問題可能反映了把不良貸款視為正當的制度邏輯。”

為研究這一點,他們運用了1998-2000年政府出資進行的企業家調查的結果。共有3,751家中國公司參加調查,其中59%有逾期未還的貸款。

調查結果表明,首先,如果欠債不還的現象在一家公司的同行中較為普遍,則該公司不還貸款的可能性就會增加,這說明常態化過程正在發生作用。

作者假設,兩個因素會説明公司抵禦這一常態化過程:首席執行官的道德認同和公司的身份認同。首先,儘管道德品質優異的首席執行官較少依賴延遲還款,但這並未減少常態化現象。

重要的反而是公司的身份認同。私營企業的不良貸款率總體上比國營企業低29.8%。此外,私營企業的常態化傾向低於國營企業。也就是說,業內不良貸款的普遍存在導致國營企業發生不良貸款的幾率顯著升高,但這種效應在私營企業中較少。

由市場甄選首席執行官的企業,常態化傾向也低於由政府委任首席執行官的企業。

作者對此作出的解釋是,沒有政治關係的私營企業,獲取資金的管道不那麼有利,為了爭取更多的財務自由度和更公平的借款決策,他們形成了“自由主義、支援資本主義市場邏輯”的集體身份。由於這種身份認同,他們比國營企業和由政府指定首席執行官的企業較少跟隨貸款不還的常態。

作者說:“成功地抵抗不良借款行為的常態化,顯然必須伴隨著態度的改變和能抵禦不良借款行為的可行的反偏常形象的出現。結果表明,有自由主義身份的公司較少傾向於接受不良貸款,說明私營企業以及沒有政治關係的企業,或許對不良貸款所依託的中央集權主義感到不滿。”

作者補充說:採取措施減少對不良貸款的接受度,可能有助於克服傳統補救方法的短處,進而有助於儘量減少這個問題。

李家濤

Lee Quo Wei Professor of Business, Chair Professor, Director of Center for Business Strategy and Innovation
Management

NG, Carmen

Adjunct Assistant Professor
Management